• 2011-01-23

    菲的日记片段

    Tag:

    结果,他就那么哭了,稀里哗啦。

    我站在吧台后面,看着这个沐浴在下午3点一刻时阳光里的金链汉子,那么个大块头,哭的让人觉得可怜。

    只不过是一个与他完全无关的人留下的相册,只不过是记录着那时这个城市的几个浮光片段。

    到底,是勾出了他心底什么样的记忆呢。

    我想,老板如果在,他是知道的。

  • 2007-10-24

    又到冬天了……

    Tag:

    马上又到冬天了呢……

    上一次回到这里是什么时候?

    不知道你还在么……

    他们都消失了,消失了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,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到了哪里去。

    这些天街上异常的冷清,也格外的冷,来回踱步的时候,脚上的木拖鞋都会激起回音,喀喇,喀喇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总让我想起3年前,或是5年前。

    那时候没有这种声音吧。

    这几天肚子痛得嗖嗖的,无奈我经常只能抱着热水袋蜷在小沙发里,在屋子的角落。

    今天尝试生了炉子,屋子很久没有清扫过了,柱子上都是灰扑扑的,可我只想蜷在一个暖和的地方。

    就安心了。

    看着窗外,孤独的落叶在地上打转的日子就快要来了。

    叔叔去世了。在布禾院终于失守的那天。

    我叫安旋菲,大家都叫我小菲,其实老板也不曾知道,我的真名叫作夏青苏,叔叔最后念出的名字。

  • 2007-08-20

    ………………

    Tag:

    my god…………上一篇日志在06年1月。

    这一年半以来发生很多事情,很多人改变了,很多事情,很多事情改变了。

    虽然我们还在,但是我们存在的意义是否还有价值,连老板也在怀疑了。

    望云山现在就好像一座孤岛,无心海街就好像……我也不知道该好像什么。

    很多时间,基本上,我都是在窗前坐着发呆度过的,窗台上晒着配38号酒用的药材,一小堆,有时候,我闻着这种古朴又亲切的味道,就会流下泪来。

    停留在这里5年了,或许我没有以前那么坚强了。

    不过真好,没有人来打扰我。

  • 2006-01-05

    天啊!

    Tag:

    天哪~~~~突然发现,原来这个blog也开了1年多了……

    555…根本没怎么上来写,看来无心海街的生活平静的让我一月如一日阿,不行啊~~~>_<~~我还年轻!!

    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生活平淡得一直以为自己是老太婆了,呼呼~

    翻滚翻滚~新年快乐!!

    老板这个没良心的没有打电话回来。

    好吧!新年计划!每天早上10起来!去到处逛逛!心不能老!坚持思考!

    哼哼~~~~~

  • 老板真能找事儿…………

    算了……反正本来客人就不多,而且福猴他们只能算是生活中的朋友,思想交流上面,总是还有很多无法讨论的话题。

    这样说三花他们应该不会生气,因为他们也知道没有能说得上话来的人是多苦恼的事情,他每次跟我谈起来晋阳港的货又被海关扣下来多少,这里面有多少是全国音乐小青年们苦苦巴望的尖儿,然后痛苦的咬牙切齿的时候,我总是很漠然地冲他眨眨眼,搞得他很无奈。

    另外,房书生终于肯听大家的意见开始进些美术类的杂志和画册了,但是他死活只肯给我们打9折,哎呀,太小气了!

    不过话说回来……他的小门面要是倒了,大家也挺无聊的不是么。

    最后……一切事情都看着办吧,谁知道呢。

  • 2005-12-07

    下雪了……

    Tag:

    中午起来的时候,发现窗外的光线很刺眼,慢慢踱步到窗子前面,才发现整条街都是白茫茫一片。

    我的天那,青屿下雪了,我有点不知所措……

  • 2005-09-08

    很老的画

    Tag:
  • 2005-06-12

    61

    Tag:

    儿童节那天很热闹,许多童心未泯的人们聚在酒吧里折腾,他们早早的就砸门,那时候我正在做梦,梦到我站在教堂的十字架上吹风,眼前是热闹的集市,结果教堂的钟声突然想起了,随钟声飞起了一群鸽子,劈头盖脸的就冲了过来,我脚下一滑就跌了下去,咣的一声摔在地面上……

    很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,脖子有点酸,看看挂钟,才8点多。披上衣服走到窗口往下看,结果与一个白色的东西撞个正着,回过神来,才发现是一只慢慢飘升的白色气球,这时候听见三花的声音,我低下头,才看见有五彩缤纷的无数气球,把店门上方这一片空间全给塞得满满的,嗬嗬,这些家伙……

    指挥他们把气球都系在窗子的遮阳棚上,然后统统赶紧屋,让他们在外面闹会破坏无心海街早上难得的宁静,看来今天不得不破例这么早开门了。把窗户打开,看着五颜六色在酒吧前面飘阿飘的气球,刚才的不情愿就都没了,深吸一口气,揉揉眼,今天的阳光很耀眼,舒舒服服的,看看天空,云一丝丝的叠着,好像作业本上老师的对勾,哈哈~刚才的捣蛋的白色气球缠到了天线上,被风吹着剧烈的转动,好像在挣扎一样,嘿嘿,调皮鬼的下场就是这样。

  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• 2005-03-04

    新的一年

    Tag:

    过年的时候,没有回家,事实上家在我心中的概念也已模糊,走到哪里算哪里,四海为家吧。

    屋子里生了炉子,白天摘下窗板,冬日的阳光会洒进来,店子里暖洋洋的,呵呵,很喜欢这样啊,真希望一辈子都可以安安稳稳的呆在这里,白天没事儿的时候就会找本书来坐在窗子前看,这就是一种家的悠闲吧。时常会有些怀旧的游人漫步到后山这里,带着一点点惊讶的眼神趴在窗上打量店子里,我总会报以慵懒的微笑,大多数人都不会进来的,门上的铃铛就总是一整天默默的沉寂着。我就总会把门拉开关上,反反复复,因为铃铛声真得满好听,当啷当啷啷。

    那天也是这样的时候,看到老板嬉笑的脸,这家伙寒假回来了,长发被家里面逼着剪掉了,连下巴上的胡子也…………

    老板说,有故事的旅人,推门时碰起的铃声是不同的,我问他有什么不同,他就是笑而不答。

    旅人有很多种,他们身上带着不同的故事,所以也有着不同的心境,并不是每一个人在经历很多事情之后都会那么释然和豁达,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使他敞开心扉,诉说他的故事,不仅仅是为了换一杯酒。

    下雪那天,老板在店子里呆了很久,没有说话,很平静的望着窗外,下午2点,他就坐上火车离开了。

    后来他发来一条短信,他说客人的名单找不到了,他在家里找了很久,就是找不到那一本黑皮的本子,他说,失去的故事或许永远找不回了,生活虽然还会继续,可是无心海街的时间会不会就此停滞。

    说来,三花他们似乎也是很久没有来过了。

  • 2005-01-17

    悲观主义者

    Tag:

    老板是个悲观主义者,这毋庸置疑。

    其实他开这个酒吧也是因为此吧,他总说自己是个拾荒者,他捡拾别人生命中丢弃的碎片,当别人想找回的时候,他就会帮他们拼起来,并告诉他们要好好珍惜。

    但是这绝对是种偷窥心理,但是这么说也不是很合适,老板自己认为他失去的再也不会来,便不希望其他人也跟他一样,所以他总喜欢接待很多地方来的旅人,听他们讲故事,一个故事换一杯酒,然后帮他们找寻失却的记忆,人们总是在聊天的时候牵引出记忆深处的东西。

    可是这样的老板总是有自怜自怨的意思,一直沉浸在他那悲观主义者的梦里,可是悲观的梦却也有积极的动力,真奇怪,老板一直想买下整条街,他的梦想看起来很大,其实很小,但是,悲观主义者怎么能有这么温暖的小梦想呢。

    有点像蒲松龄,但是蒲松龄没有他这么无聊……

    啊,我这么讲会不会被开除啊……

    不过老板人很好,还是很好的,他知道飘泊在外的人的脆弱。

    我是在赞美他还是在数落他啊……

    我晕了……

    但是他总是把事情往坏的地方想,绝对的,跟人起摩擦就怀疑人家要对他动手,得罪了别人就以为别人要四处散播与他不利的谣言,给认识的人的blog留言结果去看看被删掉了就以为别人生气他的打扰,整天自己跟自己找别扭……

    但是我还是觉得他有什么说什么是很好的,虽然这样很不拘小节没有礼貌会得罪人。

    过年了,我要不要回家呢。

  • 2004-12-18

    一夜没睡……

    Tag:

    一夜没睡……好困,今天开店可能会晚点,最近客人很少,有的也就是三花他们几个,扯到很晚。

    老板你快回来吧,我想要假期了……